锂电池原材料供应面临中断风险 短缺或将于6月爆发
发布时间:2020-05-06 15:51
关键词:锂电池,原材料

进入5月,电动汽车的蝴蝶效应会来吗?

3月24日,刚果(金)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南非“封国”赞比亚封锁跨境运输,钴原料供给端或受严重影响。其他一些生产锂离子电池所需原材料的国家,也纷纷出台出口限制措施。

钴是生产锂离子电池的重要原材料,这势必冲击我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乘用车信息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钴的供应面临中断风险。

日前,国内一家锂电池供应企业的负责人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当前国内车用锂电池供应并未出现紧张的情况,市场整体供大于求,但如果非洲疫情加重,会影响到后期的生产。

4月20日,河南速达公司200辆纯电动汽车出口德国

我国锂电池原材料对外依赖度较大

前不久刚刚出口德国200辆纯电动汽车的河南速达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锂离子电池供应链的原材料,主要包含碳酸锂,硫酸镍和金属钴。

目前,国内锂离子电池生产厂家碳酸锂的供应地点,主要包括是我国青海、西藏、江西以及澳大利亚、智利等地,仍处于供大于求状态。硫酸镍在电池行业需求量较小,只占4%,不具备上涨空间,且主要生产国在东南亚。对锂电池行业影响较大的,是金属钴,其产地在刚果。刚果(金)是全球钴储量最丰富的国家。2019年,该国钴原料产量约占全球原料产量的67%。

非洲其他国家的封锁政策也对货物运输影响较大。南非从3月26日零时至4月16日零时实行全国封锁。此前,南非就已经关闭全国多个港口和进出关口岸。赞比亚Lusaka市3月27日起,除重要商品外,所有跨境货物运输暂停。

非洲80%以上钴原料需经过南非港口运输,其中就包括来自刚果(金)的钴矿。由于赞比亚是钴矿运输第一中转站,将对中国钴原料进口带来一定影响。

此外,碳酸锂的第一大生产国智利已从3月18日起暂时关闭边境,其首都圣地亚哥从3月26日起实施强制隔离;第二大生产国澳大利亚,其采矿和勘探协会日前已警告成员公司进行严格的洲际旅行限制。

相关报告显示,从澳大利亚、智利等多个主要锂出口国的检疫情况来看,目前还没有关于电池原材料或正负极材料出现重大供应短缺的现象,“这主要是因为2019年上游原材料供应过剩”。

但是,运输限制和物流滞后等因素叠加,未来全球电池产业链中原材料供应以及向客户交付成品的能力仍不容乐观。

全球锂离子电池原料分别

钴原料有库存,短缺可能在6月爆发

据调研,考虑到国内钴盐厂现有原料库存、港口库存及海上运输等情况,目前我国钴原料库存基本可用至5月下旬。

4月非洲钴原料的出口限制,可能会影响到我国6-7月的钴原料进口。进入6月后,国内钴盐厂的钴原料库存有可能开始紧缺,加之港口、海关对国外进口货物严查,原料进口时间延长,钴进口或遇难题。

专家认为,短期来看,本次非洲疫情严重对国内钴原料进口影响不大。新冠疫情短期内对消费终端影响大于原料端,短期内钴系列产品依旧看跌;长远来看,本次非洲疫情严重或将影响6-7月国内钴原料进口,进而影响国内钴系列产品价格走势。

此前,以中日韩三国为代表的亚洲市场是动力电池的主要生产地区,三星SDI、LG化学、SKI、宁德时代等中日韩电池企业都瞄准欧洲市场进行布局,在欧洲大规模建设电池工厂。此外,还有一批动力电池原材料企业也选择在欧洲建厂。

然而,受疫情影响,上述电池生产企业在欧洲布局的进展或将遇阻,出现项目延期或停产的情况,进而对欧洲主机厂及欧洲动力电池产业产生一定影响。

近日,松下宣布与特斯拉合资的美国内华达州电池制造工厂因疫情暴发而暂停生产,预计将持续14天。LG化学于3月25日关闭旗下的美国电动车电池工厂。三星SDI公司也表示,关闭了旗下在美国密歇根州的电池工厂。

在海外动力电池工厂纷纷关停之下,锂电池的运输也面临困境。根据国外一份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冠疫情暴发导致整个锂离子供应链的物流放缓,正在波及全球。

国内锂电池生产和应用厂家正多方面采取应对之举

当前,我国动力电池产业链已经比较成熟健全,锂电池原材料、上游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锂电装备等环节涌现出了不少国际一流企业。预计到2025年,我国锂电池产业规模将超过6000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锂离子电池产业链造成了冲击,在相关公司采购、生产、交货等方面都产生了较大影响。据了解,国内锂电公司在组织生产和产品交付等方面受影响较大,导致出口订单交付出现部分延期,产量及出货量环比下降明显。

当前,我国的锂离子电池出口主要应用在电动工具、储能、3C数码等领域,而欧美因疫情采取的“封城”“禁足”等措施,对我国锂离子电池出口产生影响。在数码市场方面,国内市场已逐渐恢复,但海外市场不容乐观。锰酸锂离子电池在电动工具、充电宝等领域出口量较大,据调研,目前不少国家对海关限制,锰酸锂离子电池出口已受到影响。

多位锂电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的出口业务在三月份影响还不明显,之前签订的订单并没有取消或者削减,但交货确实出现延期,普遍延期一个月甚至一个季度。

在此情况下,国内锂离子电池厂家逐渐开始转型调整,将业务重心转向国内市场。据专家估计,我国消费性锂离子电池在未来一年内,因为产业属性影响,仍无法快速将产量向海外转移。长期来看,电池产业板块因疫情而快速转移的难度较高。

业内人士认为,全球物流都会随着疫情而变慢,企业应当考虑如何收紧供应链,以便从更近的地方获取零部件。同时,汽车制造商的电池制造本地化、电动汽车组装本地化等趋势会加快,这些将“改变国际物流的游戏规则”。

对此,国内厂家早就开展了相关体系研究,以减少对钴的使用。面对全球性的疫情,速达公司表示提前向供应商报备了公司的年度需求计划,以便让供应商有信心,提早准备供货材料。

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他们会选择多家供应商同时供货,以保证供货的持续稳定。必要时,他们还将依靠自身研发能力,给予供应商足够的技术支持,从技术方面增加产品供货的灵活性和稳定性。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稿件来源: 未知
阅读排行
热点活动
欢迎投稿
Email:dcgy2018@126.com
电话:010-68218651